您的位置:首頁 >財經 >

華為"失去"谷歌后的第197天 業務仍然有一定的韌性

2019-11-29 08:37:54 來源:第一財經

微軟的暫時性“解禁”讓外界更加關注華為與谷歌之間的合作,在失去谷歌的190多天里,海外增速放緩、鴻蒙能否替代、生態補洞是這家公司被問及最多的幾個問題。

在近日的一場媒體采訪中,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再次回應了海外媒體關于華為手機的現狀的提問。他說,即使與谷歌的軟件和應用程序隔絕,華為仍然可以成為世界第一大智能手機品牌。但“如果美國政府繼續限制美企的貿易對象,可能會無意中幫助競爭對手崛起。”

盡管被美國列入黑名單,華為今年的業務仍然表現出了一定的韌性。

在前三季度,華為集團實現了24%的增長,而在最新公布的一組銷量數據中,華為Mate 30系列上市60天,全球出貨量超過了700萬臺,同比增長75%。筆記本電腦銷量增長了214%、智能音頻增長了260%,智能穿戴增長了272%。值得注意的是,Mate30是華為進入“實體清單后”發布的一款新機型。

在筆者與華為內部人士的接觸中可以感受到,雖然希望谷歌盡快恢復對華為的支持,但大多數人已習慣做好“最壞的打算”,對于解禁進展也不再花精力關注。在全員“一邊補洞一邊打仗”的嚴密分工下,這幾個月甚至創造了高于預期的利潤。

11月11日,華為給參與國產組件切換的人員發放了一份獎金。華為方面表示,“參與國產組件切換的人員應該以研發和供應鏈員工為主”。

從供應鏈上來看,“消A”計劃在華為已經不是內部的秘密。

專業拆解機構 TechInsights對華為的旗艦手機Mate 30及Mate30 Pro 5G版進行拆解后發現,Mate 30系列手機中,來自華為海思自研芯片的比例占到了一半以上;同時,美國元器件的比重大幅降低,取而代之的是來自日本、韓國及中國的供應鏈廠商。

在日本的一次訪談中,華為董事長梁華甚至直接預測,日本將取代美國成為華為最大的零部件供應商。梁華表示,2019年華為從日本企業采購的零部件總額將比去年多出5成,達到1.1萬億日元,而明年不出意外數據會更大。

華為的一名研發人員對筆者表示,華為在研發上一直采取的是多路徑多梯隊,飽和攻擊,飽和投入,在天線、功放、射頻等關鍵領域有多年的技術積累。華為不僅和美國廠商合作,還和其他廠商做聯合設計。目前,來自于美國但比例已經不高,尤其是射頻等關鍵領域,已經難以看到Skyworks、Qorvo等美國大廠的身影。

但芯片的補洞只是其中的一環,對于華為來說,特別是消費者業務,生態之戰才是最難的戰役。對于谷歌以及鴻蒙的態度,可以看出,華為依然在等待。

在移動端操作系統中,谷歌Android系統占74.85%,蘋果iOS占22.94%,其余平臺占比都不超過1%。比起技術本身,消費者的習慣和認知很難在短時間改變。

此外,雖然Android 開源,但使用谷歌移動服務(GMS)仍須取得谷歌授權,而海外Android 平臺發布的App嚴重依賴GMS,甚至很多App沒有GMS就無法運行。“海外App即使通過華為商店等途徑安裝了,也無法運行。即使你自己安裝上了,也會提示你‘缺少GMS組件,無法運行’。”一位開發者指出。

從三季度海外調研機構發布的數據來看,華為的海外市場確實也因此受到了影響。

近日,Canalys發布了歐洲市場2019年Q3智能手機出貨量數據,根據報告顯示,歐洲市場已經成為了全球智能手機市場增長最快的地區,增長速度達到8%。其中,三星出貨量為1870萬部,同比增長26%,市場份額達到了35.7%。華為則以1160萬部的出貨量位居第二,增速為0,甚至對比2018年同期還少出了10萬部。

那么,為什么鴻蒙還沒有被用在手機上?對于這個問題,華為曾表示,“鴻蒙系統有能力能夠在一夜之間替換掉安卓系統”,但作為華為消費者業務的掌舵人,余承東也坦言,雖然鴻蒙系統已經準備好應用于智能手機之上,但仍要考慮到相關決定和合作。“如果最后我們無法使用谷歌服務,我們將使用自己的鴻蒙系統。而第一款使用鴻蒙系統的手機將有可能是明年的P40。”余承東說。

事實上,打造HMS生態對于華為來說才是當務之急。

據筆者了解,目前鴻蒙的系統仍在完善,系統中會用到很多不同開源社區的代碼,其中也包括安卓開源社區,但在EMUI系統架構圖中,已有多項技術替換成了華為自研的產品。對于華為來說,內部正在加大投入推進HMS生態,鼓勵非谷歌但又涉及GMS CORE的應用在HMS上架。

“華為每一個成功都是被逼出來的。華為做手機芯片的時候沒人看好,成功了,華為做手機的時候沒人看好,現在也還可以,其實沒有什么不可能。”華為的一名內部員工說。

彩客双色球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