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頁 >焦點 >

失散18年后相認 警方18年后抓獲人販

2019-10-08 14:55:27 來源:華商報

失散18年后相認,兒子幼時被熟人抱走18年后相見一眼認出。12月1日13時許,西鄉縣公安局內,肖啟明一家和孫軍一家在省公安廳刑偵局的幫助下,分別與自己被拐賣的親生兒子相認。破鏡重圓的這一刻,距離他們離散已分別過去了25和18個年頭。1991年4月5日,正值西鄉縣城關鎮在進站路舉辦物資交流大會,這天中午,堰口鎮南壩村3歲男童肖鵬(化名)在會場游玩時失蹤。肖鵬的家人立即發動親友尋找,大會安保組通過會場廣播發布尋人啟事,并組織安保人員在會場出入口、城區街道和汽車站協助查找,未能找到肖鵬。

失散18年后相認

網絡配圖

2000年6月,肖鵬的母親胡翠榮帶著遺憾因病離世,父親肖啟明外出打工期間一直沒有放棄對兒子的尋找。2012年10月24日肖啟明登錄“寶貝回家網”錄入了尋找兒子肖鵬的信息。

2014年4月,西鄉縣公安局“打拐辦”按上級要求核查“三秦回家網”、“寶貝回家網”涉及西鄉縣兒童失蹤被拐信息,將肖鵬失蹤的信息錄入“全國公安機關查找失蹤、被拐兒童信息系統”,并采集了肖啟明的血樣送省公安廳DNA室檢驗入庫。

2016年9月,漢中市公安局“打拐辦”通知肖鵬的信息在“全國公安機關打拐DNA信息庫”中與一名自稱“楊大偉”的尋親男青年比中,要求西鄉縣公安局及時開展調查,并采集雙方血樣送檢復核。西鄉警方先后奔赴廣東深圳、河北辛集等地,終于查清“楊大偉”真實姓名是“楊立偉”,現戶籍地為河北省辛集市南智邱鎮孟觀村。楊立偉稱,他自幼就懷疑自己的身世,今年通過網絡認識了網名為“冰檸檬”的尋親自愿者,在“冰檸檬”的幫助下,楊立偉的血樣被送至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檢驗入庫,為保密以化名“楊大偉”登記信息尋親。

失散18年后相認

網絡配圖

據養父楊正博陳述,1991年農歷四月初十,他和妻子曹云肖正在田間干農活,一個陌生男子領著一個不到三歲的小男孩到地頭,打聽是否有人愿意收養,當時他們家只有2個女兒,遂支付3000元將男孩收養,取名楊立偉。楊立偉現已結婚成家,育有5歲的女兒和半歲的兒子。

>>現場“孩子再也見不到媽媽了”

“孩子丟了25年,我找了25年!25年來,我從未放棄!”12月1日13時許,西鄉縣公安局內的認親活動馬上要開始了。肖鵬的親生父親肖啟明離開座位,走到大廳中央,向遠處一個小伙子走來的方向望去。

“爸……”一聲哭喊之后,個頭已經超過肖啟明一頭的肖鵬緊走兩步,高大的身子突然撲倒,噗通一聲跪在肖啟明的身前,失聲痛哭起來。

華商報記者隨后與肖啟明一家人回到西鄉縣堰口鎮南壩村的家。剛一下車,街坊鄰居立即將準備好的百余米長的鞭炮燃放起來。在去往肖鵬家的路上拉著一條醒目的橫幅,上面寫著:歡迎回家。

房間里有些冷清,與外面盛大的歡迎場景形成了強烈的反差。肖啟明一邊抹著眼淚一邊難過地說:“25年了,今天我終于和自己失散的兒子見面了。但孩子卻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媽媽了……”[page]

>>對話“先給養父母養老送終”

華商報:終于見到自己的家人,有什么感想?

肖鵬:我能見到親生父親,很大程度得益于全國打拐DNA數據庫中海量數據的盲比。如果知道自己是被拐賣并且還沒找到家的孩子,盡早去公安局采血入庫。一定要盡快,有時候如果晚一天,你的親人可能就不在了。

華商報:以后會怎么打算?

肖鵬:養父母對自己很好,他們現在年事已高,身體也不好。畢竟他們養我25年,對我的養育之恩我不能忘記。我會先給養父母養老送終,然后帶著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回到西鄉這個家里來。這里是生養我的地方,我一定會回家的。

1歲半兒子

被做客熟人抱走

輾轉數萬公里 警方18年后抓獲人販

1998年11月7日,鎮巴縣涇洋鎮拉溪塘村村民孫軍、羅全碧夫婦向公安局報案稱:自己1歲半的兒子孫海(化名)被來家做客的丁祿喜拐走,丁祿喜與孫軍在外地打工時相識。鎮巴縣公安局組成專案組開展偵查工作。

1999年初,鎮巴縣公安局獲悉,丁祿喜涉嫌故意傷害罪被甘肅省成縣公安局關押,即派員到甘肅成縣提審丁祿喜,丁祿喜供述自己在女友楊蘭的指使下抱走孫海,二人將孫海帶到鄭州,楊蘭將小孩交于他人,但丁祿喜不認識帶走小孩的人。而丁祿喜與楊蘭是打工期間認識,僅知道楊曾在甘肅省成縣住過。專案組在成縣做了大量工作,未查出楊蘭相關信息,案件線索中斷。

2016年初,鎮巴縣公安局將此案列為年度目標案件進行攻堅,專案組民警將案件信息錄入“全國公安機關查找失蹤、被拐兒童信息系統”,并采集了孫軍、羅全碧夫婦的血樣送省公安廳DNA室檢驗入庫。專案組決定再赴甘肅省成縣進行調查。

經過大量調查訪問,警方獲取了楊蘭曾在成縣店村暫住的信息。楊蘭的身份被徹底查清:楊蘭一家祖籍是陜西禮泉縣,其父親帶著一家五口人到各地看風水,1997年暫住成縣店村,1998年底又攜全家暫住太白縣,2000年楊蘭在寶雞認識鳳翔縣男子杜某某并結婚,到鳳翔縣生活。2006年時,楊蘭在鳳翔縣戶政部門補錄戶籍信息,將姓名中的“蘭”改為“嵐”。

2016年9月7日16時,專案組在銀川將楊嵐抓獲,楊嵐供述將孫海經李永分賣到江蘇徐州豐縣。9月15日,偵查員奔赴徐州將李永分抓獲,并找到被以7000元賣給徐州一李姓人家被改名為“李東東”的孫海,采集了血樣并錄入“全國打拐DNA信息庫”。9月底,孫海的信息在“全國打拐DNA信息庫”中比中。至此,鎮巴縣經過多年不懈努力,輾轉陜西、甘肅、寧夏、江蘇數萬公里,終于將案件成功告破。

>>現場

“失散

18年仍可一眼認出”

“兒子當年還小,失散18年了,現在肯定會有很大變化。但我見到他絕對可以一眼就認出他。”昨日下午認親開始后,孫軍就有些惴惴不安。可是,在孫海還沒有走到他跟前的時候,他已經情不自禁,自己走到認親現場的外圍,一把抱住自己的兒子,“兒啊,爸爸可見到你了!”

認親開始前,孫軍和妻子就一直在不斷地抹眼淚。“18年來,一天都沒有放棄過啊!”他說,孩子被抱走第一天,他就趕緊去報案,因為是熟人作案,他還和警方一起找到甘肅成縣、陜西太白縣等地。

“他和我三弟孩子長得幾乎一模一樣!他一出現,我就認定他就是我失散18年的兒子。”孫軍摟著自己的失散多年的兒子,一刻也不肯松手。

問到將來希望孩子怎么選擇時,孫軍說:“畢竟他被人抱走的時候,年紀還小。我們也很感激他的養父母。最終孩子怎么選擇,我們都尊重他本人意愿。”

>>對話“逢年過節看望親生父母”

華商報:現在回到家,也見到了自己的親生父母,對于以后有什么打算?

孫海:養父母養育了自己18年,這些年來我一直和他們生活,他們對我也非常好。一個月前,我聽說了自己的身世后,當時也不知道該怎么辦,有點手足無措吧。但是將來我還是想留在江蘇那邊。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,對我而言也是好事。今后逢年過節,我一定會回來看望親生父母,還要帶著養父母一起來看望他們,希望能成為一家人。我后天就要趕緊回到常州去了,工作特別忙,很多事還等著我去處理。 本組稿件由華商報記者 袁小鋒 實習生 向羽 采寫

>>背景

我省警方7年幫175個家庭團圓

據陜西省公安廳刑偵局打拐辦和三秦回家網工作人員統計,自2009年以來,我省公安機關共錄入打拐DNA信息4478條,先后幫助175個家庭破鏡重圓,其中DNA盲比比中25人。

據悉,為深化全省公安機關打拐專項行動,省公安廳刑偵局于2014年4月1日在全國公安機關中創辦了首家打拐反拐公益性網站“三秦回家網”,網站運行兩年多以來,共發布失蹤人員信息900余條,幫助群眾找回失蹤人員69人,其中發布失蹤兒童信息220余條,找回兒童41人。

彩客双色球投注